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我的世界

这是一片文学原创的园地,篇篇来自实实在在的生活······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我是个把事业看得很重的人,为了能够实现自己的理想,心甘情愿付出一切,做一个让人瞧得起的人.

网易考拉推荐

滑落的星 (小说)  

2013-03-27 17:40:34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(1) 一天,我和女友,正在翻阅近期写的文稿。 “咚、咚”有人敲门。 由于精神太集中,我一时未反应过来。女友却敏捷地起事开门去了。 来人没进屋,就听见一位老妇人,那略带嘶哑的说话声:“玉柱大侄子在那儿,快救救你婶子吧!”

我听了这话,不由好笑,心想:本人啥时候成了观音菩萨,有了普救众生的本事。 老妇人在女友的搀扶下,坐在对面的椅子上,一边喘着粗气,一边扫视着四周的一切,最后把目光停在女友脸上,不动了。 我的双亲,由于早世,自从到县城工作以来,七、八年没回家了。 尽管瞪着发酸的双眼,仔细端详这位不速之客,我还是想不起是那位。 “真是贵人多忘事,连我老婆子也认不出。”老人的脸色一有几分气恼:“我闺女小娟,你不会不知道吧!” “噢!德贵婶子。”我连忙站起来,倒了一杯水,递到老人手里:“您也别怪我眼拙,七、八年工夫,变化也太大啦!头发全白了。我没记错的话,您不到六十吧!” “这都是小娟害的呀!老人说着两眼涌出了泪水,已是泣不成声。 “小娟,在城里不是很好吗?听说每月还给您寄钱。”我有点迷惑不解。 “每月寄钱不假。”老人用衣角沾着眼泪:“可每回取钱单上,从不写她住地方,天知道她过得什么日子。五、六年没见她的面,我整天吃不下,睡不着,钱能代替亲骨肉吗?” “您的意思是让我``````”我试探着问。 “我叫你替我,把她找回来,就说我死了,”老人双手有些发抖,抚摸着我的头顶:“孩子,我知道你委屈,都是小娟对不住你。” 我的双眼,有些模糊了。

(2) 第二天,女友把我送上了长途汽车。 素娟现在变成什么样子呢,还是还是过去的她吗?已经因岁月流逝而冲淡的往事,却异常清晰地浮现在眼前。 初中毕业那年,我十九岁,她十六岁。当时,为了踏入文学殿堂,我整天呆在屋里,如饥似渴地啃着一本本砖厚的书。素娟那时,还没想到当歌星。整天,象只无忧无虑的小鸽子,走西家,串东家,随时随地能听到她那清脆悦耳的笑声。她留着乌云瀑布般的披肩发,一张春意融融的脸,两只眼睛象两股清泉,明亮清澈,深邃无比,浅灰色毛领棉衣,裹着秀长、匀称的腰肢,穿一双白色旅游鞋,显得那样端庄大方,神采飞扬。我最怕她来找我,不是夺你的书,就是蒙你的眼睛不放,闹得急也不是,恼也不是,最后还得依着她,会合上书本,与她一块去疯跑。 有一天,她突然告诉我,自己想学唱歌。在我们这偏僻的小村子,学唱歌,可不容易,别的不说,就是老师也难找。因为某些乡镇中学,只抓升学率,“音乐课”往往只写在课程表上,到了时间就成了自习。跑了四、五趟县城,我通过关系,在县重点中学,终于给她找了个音乐老师,只能周末上一天课。从此以后,见了我,她总有说不完的话。老师夸她天赋多好呀!音色象那位出了名的歌星。那得意忘形的神态,既可气,又可笑,仿佛真成了歌星似的。这一下,冲突解决了,我看书,她练声,互不干涉。周末,陪她进城上课,成了我义不容辞的义务。 一天,县电视台播出了,举行卡拉OK大奖赛的通知。她很快报了名。参加比赛那天回到家,天快黑了。她没进家门,就来异常兴奋地告诉我,她发挥得好极了,既是拿不了第一,也能拿二、三名。几天后,电视台公布比赛结果,她不仅没得二、三名,就连十个优秀歌手,也没她的份。她火了,一个“官小姐”,一个“钱女儿”,唱出的声音,跟猪嚎差不多,竟得了奖。 她要到电视台讨个说法。我死拉硬扯,不让她去。她气得又哭又闹,饭也不吃。我又哄又劝,勉强消了火。她又一把夺过我手里的书,扔在地上,连踏几脚,冲着我吼:“我算看透了,干任何事,要不有关系,要不有钱。一没关系,二没钱,什么事也办不成,多努力也白搭。” 我调入县文联的第二年,在地区日报上,看到获奖歌手名单,第一名竟是素娟。当时,我真为她高兴,盘算请假到新城,当面向她祝贺。然而有一天,突然收到她的一封信,原以为是让我分享成功的喜悦,没想到竟是一封绝交信。扬言自己是全区闻名的歌手,选我一个小人物作丈夫,极不相称。我本想当面质问她,不巧的是,一直没有到新城出差的机会,那封信至今锁在抽屉里。 不知是她玩弄了生活,还是生活玩弄了她。不久,地区报上又登出了一则意外消息。由于某评委暗自接受了贿赂,受到了行政处分,歌手王素娟的第一名被去消,追回了奖杯和证书。我真为她婉惜,担心她受不了这样的打击,可转念想到她的绝情,又不免生出几分幸灾乐祸。 此次去,正好按信上的地址找她。

(3) 黄昏时分,我站在了新城的大街上。 此时,已进腊月,东北风“呼呼”地刮着,吹到脸上,如刀割一般。 我不禁打了个冷战,本能地裹紧了大衣。 我独自走在灯火通明的大街上,按着信封上的地址,边打听边寻找,然而碰见的人很少。 我终于来到祥和酒家门前,刚蹬上台阶,门自动开了,露出一张笑脸:“先生,请进!” “不,我打听一个歌手,叫王素娟,还在这儿上班吗?”我小声地问。 “二年前,就走了。”门后小姐的笑容立刻没了。 “您知道,她到那儿吗?” “她到那儿,我哪知道。”迎客小姐的脸色,降低到零度。 “小宋,你在和谁说话?”屋里传出了说话声,出来的是位衣着朴素的中年妇女。 “同志,我是她哥哥,老人病重想见她。”我不得不撒慌了。 “原来,是这样。”中年妇女说着,掏出一张明信片,递给我:“他们住在富豪宾馆,房间号码,服务小姐会告诉你的。” 我借着灯光一看,明信片上精美的印有,长远经济开发公司总经理——李福长。 “同志,我找的是王素娟,不是李福长。”我忙说。 “这是她先生的明片。”中年妇女迷惑地问:“她已经结婚了,你们家里还不知道?” “家里好几年,没收到她的信啦。谢谢您!”我揣好明信片,转身就走。 “西走100米,路南就是。”善良的中年妇女冲我大声说。

 

(4) 我走进富豪宾馆,直奔服务台,把明信片递给服务小姐:“小姐,这位先生的房间号码是多少?” “请您稍后,我查一查。”服务小姐十分客气。 这时,从旁边的楼道里,传出说话声。 正在查号码的小姐,无意中一抬头,说:“不用查啦!他们出来了,前面那位就是李先生。” 我顺着服务小姐的目光望去,走来了两个人。前面是个身材十分魁梧的汉子,四十多岁,穿一身黑皮衣裤,闪闪发光,一手大哥大,一手香烟,此时不知为何事,正在高声大笑,震得大厅“嗡嗡”直响。 “小姐,谁找我?”魁梧的汉字高声问道。 “这位先生,找您。”服务小姐一指我。 “先生,我找王素娟小姐。”我的话音刚落,从魁梧汉子身后,闪出一位贵妇人。 曲曲弯弯的披肩发,脸上的质粉搽得十分厚重,红红的双唇似血,又长又大的耳坠,左右摆动,也是一身时髦的黑皮衣裤,挎着精制娇小的黑色皮包,呆呆地站着发楞,脸上的表情先是吃惊,然而又有几分不安。 这是她吗?几年的工夫,社会在变,人变得更快,几乎找不到一丝过去的影子。 “玉柱哥,你怎么来啦!” 这声音怎么变得这么苍老,她才二十五岁呀! “这大概是旧日的情人吧。” 我想象得出魁梧汉子说这话时的神情,多么让人恶心。 我的脸顿时火辣辣的,象是被毒蛇咬了一口。 他触电似把脸,猛地扭向魁梧汉子。 我发现她的脸凝固了,两眼喷着火,死死地盯着那满是横肉的脸,:“你她妈的,嘴放干净点!” “夫人,只不过开个玩笑,何必当真。”魁梧汉子皮笑肉不笑地说。 “原来是大舅哥到了,叫几个哥们,祥和摆几桌,热闹热闹。” “我的事,你少管。”她的脸色没有什么表情,口气十分生硬,不象出自女人之口。

(5) 宽敞、明亮的餐厅里,大部分桌子空着,,显得十分冷清。 在角落的一张桌子上,我俩坐了下来。 “夫人来啦!来点什么?”服务小姐翩翩而至。 “两个炒菜,一瓶白酒。”她的脸色比在宾馆里好多了,尽管笑得十分勉强,从两眼还能看到过去的一丝温柔。 很快,酒、菜和两只高脚杯,放在桌上。 她拿起酒瓶,先给我倒了一杯,然后自己倒满了,一仰头,一饮而尽,接着长长出了一口气,又把桌上的空杯倒满,低着头,两眼久久地盯着酒杯的酒,一言不发。 “解释一下吧!”我把那封绝交信,放在她的面前。 “没有什么好解释的,我早就等着兴师问罪这一天啦。” “我这样的小人物,怎么敢向大名鼎鼎的哥星兴师问罪呢!” 她依然低着头,默不作声。 “你总该让我明白明白吧!”我真的有点急了,不是在说,而是在吼。

“好吧!”她说着举起酒杯,一饮而尽:“刚来的时候,我拼命唱歌,拼命挣钱,做梦都想到培训班深造,后来认识了他。” “就是他?”我急切地问。 她点了头,接着说:“他开始总是十分的关心我,从没有过分的要求,最多就是唱一首歌,陪一杯酒。有一天,他说打算开个酒家,让我去当歌手,并且由公司出钱,到培训班学习,条件是毕生后,必须服务三年。没想到,他是个老谋深算的家伙,就在我获奖的那天晚上,在酒杯里,偷偷放进了药``````以后的事,你在报纸上,大概也看到了。” “为什么不回去?我会原谅你的。”我真心实意地说。 “我这样的人,还配原谅吗。我就要报复,狠扔他的钱。”她的眼里又冒出了火,把绝交信撕了个粉碎。 “你光为自己着想。知道不知道,你娘想你想得都 ``````都``````”我气得都有点口吃了。 “玉柱哥,你说,我娘怎么啦?”她猛地抓住我的手,拼命地摇晃着。 任凭她怎样摇晃,我还是一言不发。 “这一切,都是我这个不争气的女儿造成的,” 我发现她的双眼,禽满了泪花。 “玉柱哥,欠你的一切,只有来世再报啦!她老人家,也只有托付给你了。”她说着从黑皮包里,拿出厚厚的一叠钱,放在桌上,然而从内衣里摸了半天,拿出一个小纸包,放到我的手里。 我用微微颤抖的手,打开小纸包,里面是一张几年前的照片。 乌黑瀑布般的披肩发,一张春意盈盈的脸,两只会说话的大眼睛,象两股清泉,是那么清澈明亮,深邃无际,正甜甜地笑着,望着远方。

 我的双眼湿润了。

博主最近开了一家网店,主要经营名牌仙柏丽儿的系列日化产品,您若有需要和兴趣,欢迎去转一转!

网址:https://shop117915476.taobao.com/shop/view_shop.htm?tracelog=twddp&user_number_id=2122804082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6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